http://www.025xw.cn

官员艳照门- 案件审理过程中

  宣称“养不起”父母多次出卖亲生儿

  □ 本报记者  王莹

  □ 本报通讯员 陈莉

  迫于生活压力,一对夫妻竟两次出卖自己的亲生儿子。近日,福建省福清市法院对一起申请撤销监护人资格案件停止宣判,被申请人李某某、陈某某被法院依法判决撤销监护人资格。据了解,这也是福清市首原因监护人损伤未成年人权益而被撤销监护权的案件。

 

  案件审理过程中,福清法院不只依法撤销了这对渎职父母的监护权,还综合思索各种因素,指定孩子的表叔公为监护人,充沛保证了未成年人的合法权益和安康生长。

  无力抚育 两次出卖亲生儿子

  2017年初,从湖北来福清市务工的李某某、陈某某生下次子童童(化名)。因为经济压力太大,夫妻两人以为无法同时抚育两个孩子。同年3月,李某某、陈某某与童童的祖父在经人引见下,将童童以4万元的价钱卖给了福清人郭某某。

  4天后,陈某某的哥哥得知此事,马上要求他们将童童寻回,否则立刻报警。李某某只得带回童童,并退还郭某某4万元。

  2018年2月,李某某夫妻又来到郭某某家中,以5万元的价钱卖掉童童并签署《领养协议书》。上述违法所得5万元被李某某用于出借欠款。同年4月24日,陈某某的哥哥在外地拨打电话报警,次日童童即被公安机关挽救,由李某某、陈某某带回抚育。但紧接着,李某某夫妻却再次将童童送回到郭某某家中。只不过这一次,郭某某并没有耐久留下童童。2018年8月,郭某某将童童还给李某某夫妻抚育。

  2018年11月9日,因犯拐卖儿童罪、收购被拐卖的儿童罪,被告人李某某、陈某某、童童的祖父、引见人以及郭某某均分别遭到相应的刑事处分。

  严重渎职 依法撤销监护权

  事情到这里还没有完毕,福清市法院对童童的状况高度关注。2019年4月23日,福清市民政局向福清市法院提起撤销监护人资格的申请,法院于当日立案。

  案件受理前, 江苏省地震,判了缓刑的李某某、陈某某已分开福清市,回到户籍所在地的司法所停止社区矫正,原先的手机号码均为空号。经办法官经多方联络,终于通过当地司法所联络上他们。庭审中,李某某、陈某某对福清市民政局撤销其监护资格的申请没有提出异议。

  福清市法院经审理以为,父母是未成年子女的第一次第监护人,但若父母不实行监护职责, 冒充军人骗财骗色,以至对其实施损伤行为,继续令其担任监护人将严重危害未成年子女的生长。被申请人李某某、陈某某以非法获利为目的,两次将被监护人童童卖予他人,其行为严重损伤了童童的合法权益,在童童被公安机关挽救后,仍不实行监护职责,又将其送至他人家中,已经不合适再担任童童的监护人。

  依据民法总则第36条规则,监护人怠于实行监护职责,或者无法实行监护职责并且拒绝将监护职责部分或者全部委托给他人,招致被监护人处于危困状态的,人民法院依据有关个人或者组织的申请,撤销其监护人资格,布置必要的暂时监护措施,并依照最有利于被监护人的原则依法指定监护人。

  经审理,福清法院依法判决撤销被申请人李某某、陈某某为被监护人童童的监护人资格。

  护航生长 指定表叔公担任监护人

  经办法官以为,在撤销亲生父母的监护权后,为了被监护人童童的安康生长,必需依照最有利于未成年人的原则指定新的监护人。由于童童已在当地落户,经办法官向童童户籍所在地的村民委员会以及对李某某、陈某某停止社区矫正的司法所认真核实相关状况。

  经调查,李某某、陈某某家庭经济较艰难,童童的祖母已经逝世,外祖父母年事已高,行动不便,均无才干实行监护义务,其他有意愿抚育童童的亲属因经济方面的原因也是有心无力。

  经多次沟通,童童祖父的表弟赵某某向法院提交了申请书,表示如被申请人李某某、陈某某被判决撤销对童童的监护人资格,其自愿担任童童的监护人。

  法院以为,赵某某与童童具有间接血缘关系,是童童的表叔公,家庭经济条件尚可,能够给童童一个较好的生活和生长环境。此外,赵某某自愿担任童童的监护人,且经童童住所地的村民委员会同意,由其抚育童童客观上更有利于童童的身心安康生长。经过对各种因素的综合考量,法院最终依法指定赵某某为童童的监护人。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