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025xw.cn

征途3常州恶棍-必须采取措施阻止关系的进一步恶化

  □ 本报驻日本记者 冀勇

  当地时间8月1日,日本外相河野太郎与韩国外长康京和在泰国首都曼谷举行谈判,这是自日本7月初对韩国增强3种半导体资料的出口管理以来,日韩外长初次举行会晤,但双方未能在分歧问题上达成一致,对立或加深。

  日韩在1998年发表的《日韩共同宣言》中就构建面向新世纪的双边关系,提出了展开政治、安全保证、经济和人文交流的主张,但从当前状况看,日韩关系恶化已经蔓延至各个范畴,短期内两国关系似乎没有改善的可能。

  日韩互不相让

 

  8月2日,日本政府在内阁会议上决议把韩国从关键电子零部件出口优惠国度的“白名单国度”中删除,这是继7月初对3种半导体制造资料采取对韩出口限制措施后,日本再次针对二战劳工问题对韩采取经济制裁措施。依照相关措施,日本企业在对韩国出口可转用于军事范畴和存在安全保证威胁的尖端技术和电子零部件等产品时,必需取得经济产业省的批准。由于政令将在发布21天后实施,估量最快8月下旬韩国会被从“白名单国度”剔除。韩国将成为首个被日本剔除出白名单的国度。

  此前,韩国方面曾通过各种渠道向日本传达希望撤销相关出口限制、勿把韩从“白名单国度”中删除的要求,但日本政府一直以二战劳工问题损伤日韩政治互信、违背国际法为由,拒绝韩方要求。日本主张,相关举措是对贸易管理的国内运用停止调整,亚洲国度中韩国是唯一被日本列入白名单的国度,既然是优待措施,让其恢复正常也无可厚非。此外,欧洲国度也没有把韩国列入“白名单国度”,日本完全能够与欧洲采取相同做法。

  对日本把韩国从“白名单国度”中删除,韩国国内反响猛烈,康京和在国会表示,将视韩日关系展开思索能否终止《韩日军事情报维护协定》,暗示将借安保问题对日本停止回击。对此, 连云港攻略, 缉毒警被毒贩碾压,日本政府主张两国共享军事信息十分重要,呼吁韩方延长协定期限。

  剖析以为,日本对韩方暗示终止《日韩军事情报维护协定》并不十分担忧,理由是协定关系到日美韩军事协作,延长或终止协议都是日美韩三方的问题,假如韩方双方面退出不只对韩国安全形成不利影响,也将引起美国的不满,因而判别韩方很难作出决断。

  固然在日韩双方已陷入“心情化”的状况下,在通报最后期限的8月24日韩方会否终止《日韩军事情报维护协定》尚未可知,但日本已经坚持“球在韩国一侧”,意指动摇日韩关系基础和互信的责任在韩方,并以为韩国假如不采取妥善措施处置二战劳工问题等历史问题,日本无须解除相关制裁。

  蔓延至多范畴

  日韩关系自2000年以来不时龃龉不时,其中最大难题无疑是历史和领土问题,但总体上处于可控范围,并未动摇日韩关系基础。但此次以二战劳工问题为导火索,日韩关系全面交恶,已经从政治范畴蔓延至经济、安全保证以至人文交流等范畴。

  在政治范畴,2017年5月韩国文在寅政府成立后,随着韩方调查并实践废止2015年底两国达成的“慰安妇”协议,日韩矛盾升级。日本在4月发布的新版外交蓝皮书中,关于对韩关系删除了2017年和2018年版本都写到的推动两国关系“向面向未来的新时期展开”的表述,并罗列“慰安妇”等系列矛盾,指出日韩关系“面临十分严峻的局面”。6月底在大阪G20峰会上,日韩指导人未能完成谈判。

  在经济范畴,随着日本对韩实施限制3种半导体制造资料对韩出口等制裁措施,日韩经济关系趋冷,在韩国开端寻求自主研发和替代供给的状况下,未来日韩经济依存度会进一步降低。

  在安全保证范畴,2018年10月韩国举行海上阅兵式时,因日本自卫队军舰坚持悬挂“旭日旗”参与引起韩国不满,日本最终放弃派遣自卫队军舰参与;2018年12月,韩国海军驱赶舰在能登半岛左近海域运用火控雷达对正在停止警戒监视任务的日本海上自卫队巡逻机停止照射,引起韩日防卫当局的相互责备;下一步,假如韩国终止《日韩军事情报维护协定》,日韩安全保证协作将遭遇重创。

  在人文交流范畴,今年早些时分日韩双方分别实施的言论调查显示,77.2%的日本民众以为“韩国是不能信任的国度”,69.4%的韩国民众则“对日本不抱有好感”,民间感情恶化可见一斑。近日,随着日韩摩擦升级,韩国国内掀起反日游行和抵御日货等活动,日本国内对韩见地也愈加严厉。8月15日是韩国克复节,估量韩国国内还将掀起气势浩荡的反日集会。

  改善前景黯淡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